当前位置:首页 > 交流心声 打印页面】【关闭
2014春季学期赴英国摄政大学交换学生感想
( 发布日期:2015-09-29 阅读:次)

白日梦想家

    “有时会觉得世界很复杂,很多人不知不觉地被周围的环境同化。我们再见面时,只希望我们都没有变,还是那么执着,不忘初心。”

    第一次看到白日梦想家这个词语,是快要离开英国的时候。有一个来自同样作为交换生的北语女生特意等在地铁站门口递给我了一袋东西,叫我到飞机场的时候再看。

    因为过海关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只有无奈的等到登机后才迟迟地打开那个粉红色的小碎花包。一个装着半罐沙子的玻璃瓶,一个钥匙扣,还有一封满满两页字的信。

    信里提到一部电影—白日梦想家。

这个女生

    还记得认识她是因为一张五月天的演唱会门票。

    现在回想起来,她就像五月天的歌,盛夏光年。

    很喜欢跟她聊天,或许我们都是别人眼中的爱做梦的人。这样的梦有点不切实际,不能当饭吃,不能当$_$用,但是可以让自己活在自己喜欢的姿态里,用这种姿态去体会世界给与我们的一切情感。

    我喜欢听她讲故事,因为她总是能把你带入到故事里的情节里,若不是感动,便是她对生命的激情。

    那次我们一起上完课,一起吃晚饭,她跟我讲在伦敦经历的新年: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和一大群人簇拥在泰晤士河边,对面是变化着色彩的伦敦眼,眼前是超大的彩色荧屏,河两岸所有的人一起随着屏幕上的数字倒数着迎接着新年的钟声。深夜凌晨和小伙伴一起在寒风中等地铁,和楼上的外国小哥玩着       “You jump,I jump”的游戏。

    那次我念叨着我要去Camden Town,她就跟我描述着Camden town里面有着各种各样的有趣的店铺,很多   复古的玩意儿,特色的酒吧等等。于是我去了,结果看到街头非主流的男生女生,音乐填补着酒吧里的酒杯,寂寞的男生站在河边毫无遮掩的搭讪,街边的小吃店颠覆了我心目中的英国物价,还有很多的卖二手的慈善店铺......到至今我都怀疑我没有去对地方......

    那次我们一起去大英图书馆,路上一直聊着彼此的经历。她提到她在撒哈拉沙漠如何被人跟踪,那里的人们如何用奇特的眼光看着她们一行亚洲人,还有那里的广场上释放着的非洲狂放气息,街上的眼镜蛇随着音乐舞动,老艺人孤坐在黄昏里唱歌......

    还有那次我们趁着课间的休息10分钟,坐在草地上一起聊着彼此的生活,关于迷茫,关于烦恼。她给我了一幅图,图里面画着她要去非洲定居的梦,那里有沙漠,还有一座房子,有着蓝色的屋顶,红色的外墙,房子里面要刷暖色。傍晚的时候就坐在沙丘上,看着夕阳直到夜凉。就那样坐着,感受着自然所给与的宁静和踏实......

    那封信里提到那小盒子里装的是撒哈拉沙漠的沙,她说从沙漠回来以后的这段时间,心境比以前改变了很多,很踏实,很平和。

    她知道我对未来的迷茫,但她告诉我,走着走着,花儿就开了。很多东西会在你生命中和你不期而遇,然后变成影响你一生的因素,所以,不必着急,顺其自然变好。

    而那钥匙扣是她收藏品中最有意义的一个,就像是梦想一直陪着你一样,有时会觉得世界很复杂,很多人会不知不觉地被周围的环境同化。再见面时,只希望我们都没有变,还是那么执着,不忘初心。

Ling

    认识Ling,是因为去参加一个St.johns’Church 的New Year Party,被腐国黑暗料理折磨的我在那里狼吞虎咽了好多中国食物。

    原谅我是半个吃货,于是那以后对教堂的印象极好,在教堂报了一个学习英语的小组,认识了Roger,Andrea,kazuha.之后由Roger引见,才认识了这个在巴西长大拥有英国国籍的台湾人。                  

    遇到她之前,我不信一个人会对另外一个没有血缘关系没有时间历练仅仅交流过几次的朋友无微不至的关心和问候。

    直到她像姐姐一样照顾着我们几个来自工商的大大咧咧的女孩纸,无论是身体健康还是感情,甚至与我们探讨学习上的细节问题。

     我们相信Ling是因为有她对上帝的信仰,所以才会有如此博爱,所以她才会那么地爱笑。于是对于她所信奉的上帝我很敬佩,那以后只要有时间我周末就会去教堂。

     渐渐地,我慢慢地走入了Ling的生活,才发现表面超级无敌正能量的她也有那么多的烦心事。关于她的家庭、家人,关于她的事业、朋友,可是谈及这些的时候,她依然挂着一张笑脸。她说,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她就会祷告,上帝会祝福她。

    上帝会祝福你,每一个爱笑的灵。                

    住在她家的某个晚上,我们边煮饭边聊天,我们说逝去的感情,讲各自的梦想。

    她说她爱上了一个已婚的男人,对于她这样快要接近40岁的女人来说那个男人居然会让他心跳,她本以为她自己不会再爱上任何人,会孤身终老。可是这个男人让她燃起了希望。

    我知道Ling是一个很有责任心的人,她需要的是一个更有责任心的男人,现在这个男人出现在她的生活里;同时她也是一个很有原则的女人,她不会因为自己的私心去破坏一个家庭,她知道对方有妻子、有孩子。尽管两情相悦,可是绝对不能终成眷属。她跟我讲,爱情是需要感性的,但绝对也要责任。

    所以她不可能去接受一个放弃家庭的人,这样人也许在未来也会对你做同样的事情。

    她做好了百年孤独的准备,她想要用有限的生命时间去创造出更多的价值,她想要创立自己的公司。

    她是一个脚踏实地的梦想家。

    离开伦敦的前一天晚上,她送给我一个双层巴士集钱罐,她知道我即将要做的事,并且支持我去做。

原谅我还是认为人生是一场华丽的冒险,再不折腾就老了。

    不同的是,现在面对一些事情的时候会多一些平静、多一点思考。

Me

    一直在说我是一个幸运儿。一路走过来,总会遇到温暖的人,温暖的事。

    还记得去伦敦前,身边的朋友精心地策划了一个送别会。而自己却因为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直在哭,忧喜参半的哭;

    还记得赶去浦东国际机场的路上,玥儿为等我,几乎一夜未眠;

    机场大巴上遇到的大叔,热心相助,他是第一个对我说“小姑娘,照顾好自己,新年快乐!”的人。后来大叔加了我的微信,他的微信名:阿里—力量老师:-D;

    到英国的前两个月,因为很多事错综复杂的混在一起,总喜欢把时间拉得很长,遇到Ling后才发现,自己在庸人自扰,不过是自己用左右手蒙住了双眼却总在问谁挡住了光%>_<%;

    还记得那时的自己因为食物、环境等等的不适应变得有些压抑,比如说去Party的时候在同学的舞姿前面总觉得自己显得那么的不合群,在课堂上也总是不会第一个回答问题,相比同班同学,自己又似乎对生活失去了应有的热情......

    后来才渐渐发现是因为我和他们之间存在的文化差异,一切来自于自己的反应都很正常。当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便敞开了心扉和英国的世界开始接触。

    回想在哪里的生活,自己还是欣喜的。

    我爱那里的氛围。

    两个陌生人只要目光对视都会回以微笑,那时候自己还常在想要是自己习惯了见到一个人就微笑回国后会不会被别人误为神经病;教堂里的圣歌总让人内心无限地平静,世界还是和平的;那个在爱丁堡遇到的法国女生因为一个苏格兰的记录短片,就一个人踏上异国的路,我暗自称她为勇士;街上数不清的艺人沉迷在自己的音乐世界里,他们不是残疾,也并不是没有家,街头表演是一种艺术,传递的是一份对生命的激情。

    印象最深的是在约克的最繁华街头,一个组合正在小雨中肆无忌惮的演奏着,路过的行人被他们音乐所吸引。最先是两个老人禁不住跳起来,接着是一群浓妆的少女。我想他们都是爱生活的。

    我也想做一个在雨中跳舞的人。

    还有去Swansea的时候,因为问路而结实到3个老年人。

    当我问起,你们也是在Swansea度假的吗?

    其中一个笑着回答,“when you live in Swansea,every day is a holiday actually.”

    我惊叹于他们的幸福感。我想他们是真正自由的。

后来,其中的一个老人因为担心我找不到路,一定要领我去海边。虽然对于我来说只是十分钟的路程,却跟在他后面踩蚂蚁似的行进了约半个小时。

     一会儿进入了一家花店,要我在门外等5分钟;一会儿遇到熟人要念叨两句;路过海鲜店的时候炫耀他的鼻子有多么地灵敏;路过一家超市的时候,他说了一个我听不懂的单词,然后就急冲冲地走进去了,只见他出来的时候手里面拿着一只五彩缤纷的雪糕,脸上洋溢着无与伦比的笑容,那种微笑我是爱的;之后他带我去吃了Swansea有名的冰淇淋JOE’S;过街的时候他一直拽着我的胳膊总把我当成一个未成年的小孩......

    之后,我们坐在海边的一个木椅上,吹着海风,听着海鸥的声音,看着来来往往骑着自行车狂奔的中学男孩,吃着我们刚刚买的冰淇淋还有雪糕,老人告诉我他的名字RICHURT。

    我们坐在海边,就像爷爷和孙女那样坐着。爷爷满脸骄傲地讲述着他曾经的打过的“胜仗”,孙女认认真真地听着。那一刻觉得世界好有爱。

     我也想终老的时候,卖掉我所有的财产,搬到一个如Swansea的小镇,有海,有沙滩,有阳光,有人,有味道,还有一幅年老的身体一颗童真的心。

    去了英国我才知道有种叫做冷暖自知的孤独,有种听到家人声音眼泪就会掉下来的想念。也正是因为去了英国,我才知道有种微笑原来那么暖,才知道有种街道原来可以那么干净有序,也才知道去一个陌生的地方,不仅仅需要的是勇气,更多的是独立的能力。

    我们都可以成为“白日梦想家”。

    我还会再回来,遥远而又温暖的腐国。


              撰稿:方海燕

地址:杭州桐庐环城南路66号/西湖区教工路149号 联系电话:(86)571-89774909
Copyright©2016 浙江工商大学杭州商学院 版权所有

浙公网安备 33012202330716号

浙ICP备150146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