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交流心声 打印页面】【关闭
2014年秋季学期受国家留学基金委资助赴日本爱媛大学交换学生留学感想
( 发布日期:2015-09-29 阅读:次)

    来日本已经差不多半年了,不知不觉一学期的课程已经结束,春假也快接近尾声了。在这半年中的确是看到了许多以前在国内无法体验到的事情,直接近距离接触日本这个国家也有了许多感触。不仅是关于学校的生活学习也更是关于日本这个国家社会的。

学校学习和生活

    在来日本之前就有学院的老师提醒说到日本之后跟年轻的大学生做自我介绍时最好不要说自己爱好看书之类的。的确,日本的多数大学生看起来没有像中国的学生一样这么热爱学习,图书馆也没有工商的有人气。相对于学习,个人感觉日本的大学生还是比较侧重于个人能力的锻炼吧。各种学生社团活动还有实习还有课余时间的打工都被他们看作是除学校课程外重要的提升个人能力的途径。就如同在国内时常说的大学也是一个社会一样,在日本的校园里也能感受到与日本社会接轨的痕迹。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一件事是去年参加的中文研究组的忘年会(年末聚餐)。这个国家讲究的集体性就很好地体现出来了。聚餐时活跃一点的人想的都是如何搞活气氛(盛り上げ),其他人也要学会配合,虽然这在国内也有,但明显能感受到日本的一个集体中这种要照顾到每一个人的心情。如果某个人有意被忽视那就是欺凌了吧(イジメ)。聚餐快结束时有一个特殊的小活动,那就是集体拍手。会由一个人定出特定的拍子,比如说343或者2314之类的。这时就要集中精力了!我那时候是第一次参加这种活动,完全不知道要干什么。只能看着周围的日本同学一起拍手拍出特定节拍,慢一拍或快一拍的人要主动站出来说对不起,然后大家再来一遍。拍子拍得越齐大概也就是表示这个集体的人心越齐吧。聚餐结束后又和几个日本学生一起去唱歌。一进包厢就把衣服一挂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来。那天唱完歌结束后才意识到在其实座位是有主次顺序的,年级低的学生会主动坐到靠门的位置负责给其他高年级的人点单接服务员的电话之类的,年级高的前辈就可以坐得里面一点然后就可以什么都不管了。当时回忆起来自己是想都没想就坐到了最里面的位置,按理说那个是最尊敬的位置。虽然事后想起来觉得有点欠妥当,但也只能是当作自己是外国友人不知道这件事了。联想起日本的年功序列制,出租车、高速列车、公司的接待室、办公室等都有关于座位和位次之间的讲究也开始提醒自己要注意这方面的礼节了。

    在学习方面倒是感觉没有什么不顺利的地方。老师和其他工作人员都很亲切。学的内容也很有趣都是在国内接触不到的新知识。尤其是有一次因为身体不舒服提前从课堂上早退第二天老师还特意找到我的邮箱发邮件来慰问,那一刻实在是被感动到了。中文研究室的指导老师一碰到我也会嘘长问短,问我有没有什么生活学习上的困难。还有一个年纪很大的老教授,一次我在他的课堂评论上写了些自己的烦恼,第二周开课前也竟然收到了他的邮件回复。期末考试前还单独找过教日本文学的老师向她请教问题,于是她为我一个人花了一个多小时时间把这学期的上课内容给梳理了一遍。所有的这些即使是现在回想起来还是觉得很温暖和感动。

    在生活上,由于是一个人一间房的学生公寓,除了有时因为呆房间太久会感到无聊外也没有不顺利的地方。倒是偶尔自己做做饭布置布置房间还提高了点自立的能力。

空间和秩序

    由于日元汇率贬值等原因,日本成为了许多国人出境游的目的地。前段时间春节更是感受到国人对于日本旅游的热情。那时正值春假,和朋友去了北海道的函馆看夜景。本来空荡荡的展厅没有几个游客,到了下午四五点的时候中国旅游团的巴士已经停满了山下的停车场。号称能一次运载200多人的缆车一批接一批往山上运送中国的游客。在函馆山上的几个小时瞬时让我觉得回到了国内,人群一拨接一拨得涌上展厅前的玻璃观景台,我和朋友直接被挤得坐到了暖气管上不敢动弹。人群中的年轻的日本学生游客有的直接开始欢乐吐槽中国人的聒噪。听着他们的一些抱怨也不是不能理解他们对中国游客的一些不满。到了这个出国已经是稀松平常的年代,也不能说是中国游客素质不高之类的,可能更为贴切的应该说是文化上的差异。在日本除了在居酒屋等地的集体聚餐会,很少能看见有一群日本人在外面的公共场合一起大声高谈的。我只能凭自己的感觉做个推断:可能日本人都比较相互尊重个人的空间和集体的秩序吧。

     在东京的各大车站站台都能看到排队等电车的日本人。每天运送30多万人的行新宿站也很难看到人群混乱的现象。一个停靠点排两列队,车到站开门后自动向左右两边退开为下车的人让一条道出来。上车后没有座位的人自觉整齐的排成两排,然后拉着车上的手环或看书或玩手机或闭目养神。每个人呆在自己的空间里有序又不打扰邻近的人。有时在公交车上如果有人想坐你旁边的位置会主动先跟你打声招呼后再坐下。还记得去三鹰市的吉普力美术馆参观时,工作人员不是提醒大家要排队而是过一会便提醒爱排队的日本人说这里可以不用排队,里面还有其他许多展品可以观看。

     我曾经尝试过像日本人一样排队坐车,但都无法做到像他们一样不出错。排队站的地方和在车上的位置总是跟日本人有着微妙的不同,多余的大幅度动作一下子就让察觉到自己与周围环境的突兀。在拉面店吃面也是一样。我可能永远也无法习惯日本饮食店的吧台座位吧。(日本的普通饮食店店面一般都很小,为了高效利用空间很多都有吧台座位。)前腹贴着吧台宽约20多厘米的桌板,上面还放着筷子,水杯和调味盒,你与你的邻座只相隔10厘米,你永远无法岔开双臂吃饭,必须牢牢地把手臂贴在你两侧的肋骨上才能确保不能打扰到邻座的顾客。感觉除非从小练习才能毫无压力地顺利在吧台坐吃完饭吧。

     日本人的这种尊重个人空间和秩序的态度可能也日本人多地小有很大的关系,但是由此带来的社会高效运转可能也是一个可以值得学习和靠拢的方面。

客人(お客様)

    在日本感触最深的就是日本服务行业对待客人的态度,不管走到哪里都能感受到“顾客是上帝”这句话的正式存在。“お客様”(客人)是服务行业中对客人的尊称。一个后缀“様”便把对顾客的尊敬表现得淋漓尽致。第一次感受到“お客様”这个词的分量是在当地银行取款的时候,你来取款整个银行的人都会跟你说“いらっしゃいませ”(欢迎光临),等你走的时候负责帮你办理业务的营业员跟你说完“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十分感谢),然后整个店里的人又一齐跟你道别。只这一次就被日本人对待客人客气的态度吓得不轻。后来我跟日本的同学说起我不是很适应日本店员服务态度的事情,他向我解释道因为你是お客様,所以这是应该的!对了,可能就是日本人对待这个词的重视态度吧。去店里买衣服,化着淡妆的营业员会说どうぞご覧になってくださいませ(请慢慢看),即使你什么都不买,也一定跟你说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谢谢)。

    日本有个名词叫跪式服务,顾名思义就是跪在地上服务。虽然真正跪在地上的不多见,但蹲下来为客人点菜的倒是非常常见。真跪下来服务的我只见过一次,在鞋店试鞋的时候。一个约莫50岁的女营业员就真的跪下来帮我试鞋。试了几双后就决定买下了,就是冲着她的服务我也没法好意思不买。同行的同学也表示被这标准日式服务惊呆了。

    其实,日本的服务的到位不仅体现在标准的敬语用语和微笑动作上,绞尽脑汁为客人着想做出贴合每一位顾客需求的服务才是更令人敬佩的地方。在上学期的商务讲座上就有银行的工作人员给我们讲解如何做到察言观色,看到有困难的顾客要主动上前亲切询问遇到了什么难题。在国内真的很少有服务行业能够做到这种程度,而在日本一家小小的本地银行就贯彻了这样的服务理念,不得不说日本服务行业的成熟实在令人感叹。反过来想自己如果是服务人员是否也能做到这种程度也值得深思。

    以上几点大致就是来日本后几个比较大的感触吧,其他的感触零零散散也有很多,但是全部罗列就有些过于琐碎。总之来日本后的这半年对于我个人的来说真的很有意义,不管是在知识积累的学习方面,还是个人的成长方面;这半年也开阔了不少眼界有了许多以前不曾有过的新的想法。真的很感谢学校和基金委提供了一个这样的机会和交流平台,让我有了这么多精彩的收获和不一样的感悟。

撰稿:王子燕

地址:杭州桐庐环城南路66号/西湖区教工路149号 联系电话:(86)571-89774909
Copyright©2016 浙江工商大学杭州商学院 版权所有

浙公网安备 33012202330716号

浙ICP备15014656号